小海啊,是我,石叔啊,好久没见你了,哪天过来吃海鲜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5
  • 来源:yy苍苍私人影院_樱花yy私人影院_殇情4yy私人影院在线看

  小海啊,是我,石叔啊,好久没见你了,哪天过来吃海鲜吧?带着你那个朋友一起来啊。”

  海驭遥无声地苦笑了一下:“石叔,你别消遣我了,二三月份,吃什么海鲜,有您这个电话,我已经承情了,谢谢。”

  “嘿嘿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,怎么样?要不要我帮你一把?”

  “石叔,这样不好,您已经退出江湖了,悠闲日子得来不易,还是在家享享清福吧,我们小一辈的事,您就别管了,我自己应付得来。”

  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不是全为你,我是为了和老孔算笔老帐,二十年前,他勾搭外人,把林家逼下了海,干走私的,地上没块地盘,等于是替别人跑生意,他倒吃香喝辣,我们弟兄天天海鱼罐头过日子,这口气我憋了很久了,借借你的光追债,还不行么?现在林家的小子们只盯着他答应给的你那块地盘,可是我知道,这条老狐狸,说的话就是放屁,搞不好他反过来一口,林家就被他吞了,小海,我老了,老孔也老了,难道我还真到地下去跟他算帐不成?你放心,我没那么大胃口,就替几个林家小的讨一块码头落脚地就行了!”

  “石叔这么客气,到时候自然有道上的规矩,大威的那块地,我让出来,b哥那边,我们一家一半好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不用了不用了,阿b那块你自己留着吧,靠近你弟弟妹妹家,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你也好早知道,就这么说定了?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海驭遥镇定地说。

  “爽快!两小时之后,海上无阻。”

  “谢谢石叔。”

  “没事过来玩,我请客。”

  “嗯,我会的。”

  刚刚关上手机,还没来得及放回桌上,就又响了起来,海驭遥都不禁愣了愣,自嘲地笑笑:“几天没有一个电话,都赶一块儿了。”

  他看了一眼号码,是海遗珠,沉吟了一下,还是接了:“喂,海驭遥。”

  “大哥,是我,遗珠。”依旧是清脆悦耳的声音,“你好吗?”

  “我?”海驭遥冷冷地笑了一下,“好的很。”

  海遗珠顿了一下,声音放低,轻轻地说:“大哥?生气啦?你不会也相信外面那些谣言吧?说驭远要对付你什么的,那都……”

  “不必说了,我从来不去听这些。”海驭遥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“是嘛,我就知道大哥还是相信驭远的。”海遗珠好像是放了心,快乐地说

猜你喜欢

气愤到极点的方芊伦不流泪下,她发狠的捶打说错话的男人

气愤到极点的方芊伦不流泪下,她发狠的捶打说错话的男人,也是在这时候,她才发现自己爱上被她欺压到大的玩伴,因为有爱,他才有伤她的武器,让她心痛得像被一头牛踩过。“我说的是实话,我

2020-04-21

曾几何时,他居然长得比他还高,肩宽臀窄

曾几何时,他居然长得比他还高,肩宽臀窄,俊雅风逸,幽深的眸子会放电似的,完全摆脱记忆里的形象,叫人一时间难以将两者合而为一。难怪她没第一时间认出他来,他的变化超乎想象,若非村长

2020-04-21

人群中,有个高大身影亦在场边观赛

人群中,有个高大身影亦在场边观赛,拥挤的群众不因他的身分特殊而有所礼让,互相推挤地欲占个好位置观看赛程,没人见他抓着护栏的手泛着死白。看她练习时的飞驰已经够吓人了,再见几十辆车

2020-04-21

至少,在屏住呼吸的拿萨眼中是如此。

至少,在屏住呼吸的拿萨眼中是如此。来了一会见的他不敢扰这神圣的一刻,湛蓝的眼和天空一般清朗,出神地望着金光复身的人儿,一抹柔情缓缓升起。他太美了,圣洁又高贵不像凡尘中人,清清冷

2020-04-21

就怕乐极生悲,醉在酒坛子里

就怕乐极生悲,醉在酒坛子里,分不清怀里抱的是娘子或是母猪。”他取笑地倜傥好友的失态。“哎呀!别再提那件丢人现眼的蠢事,我婆娘又想拎我耳朵了。”鲁子胥是个大而化之的鲁夫,每当黄酒

2020-04-21